《守岛人》:老派的电影讲老派人物的故事

  看取材于“人民楷模”王继才真实故事的电影《守岛人》的第一印象,是它的老派。它不刻意求新求时髦,叙事稳重,视听工整,整部电影的观感就像它刻画的主角,透着内在坚忍的古朴气。电影质感的老派,与主角王继才和王仕花的老派,或许是相得益彰的。

  王继才初上开山岛是在1986年,到2018年他因病猝逝在守岛人的岗上,他靠着因陋就简的条件坚守边防孤岛32年。《守岛人》的叙事覆盖主角一生的事业,时间跨度32年,对于电影剧作而言,处理这样漫长的时间线是很棘手的。编剧和导演出人意料地淡化了时间的痕迹:孤岛和守岛的人被孤悬于海上,也被孤悬于时间之外。

  电影开场是王继才在岛上的第一个夏天,遇台风来袭。那是1986年,沿海县城里的“人民武装部”带着一目了然的时代痕迹。但是在仅有一座灯塔和边防哨所的孤岛上,年代感和空间感都是匮乏的。当王继才因为恐惧而在山洞中幻觉出现“狐仙”,边防重地仿佛是世外之地,时空感被抽离了。

  王继才在开山岛上的32年,是外部世界剧变的32年。电影在台词中、在画面的细节里,不动声色地截取到深入日常生活的变化。王继才的渔民朋友承包了渔船,半天的收入抵得过公职人员半个月的工资。岛上昔日驻军军官的儿子,从迷恋霍元甲的穷孩子,成为经营武校的老板。普通人的穿着打扮发生了那么多的变化,成片青蓝颜色的中山装,换成色彩五花八门的T恤和Polo衫,大棉袄换成剪裁合体的呢大衣。沿海小镇的市井陋巷,翻新成开阔敞亮的街道,私家车鱼贯而过。

  但是汹涌的海水隔开了日新月异变化的世界和开山岛。岛上日升月落,潮起潮落,开春桃枝发芽,入冬狂风卷雪,年复一年是这样的光景。王继才和王仕花日复一日地升旗、巡岛,穿着三十年不变的民兵迷彩服。说不清是时间遗忘了他们,还是放过了他们。

  电影里只有一次正面呈现王继才和岛外世界的正面交集。那是他的上司、县城人民武装部政委临终时,他顶风冒雨进城,见了老领导和好兄弟最后一面。从医院离开后,他被猝不及防地投入滚滚红尘,车水马龙在他身边呼啸而过,他的脸上霎时流露惊惶。这是一个让人心酸的片段。这个后来被评为“时代楷模”的汉子,其实长久地被割裂于时代之外。自他血气方刚登上开山岛的那一刻,他留在岛上,而时间停滞在他身上——电影里的孩子长大了,旁的角色老去了,唯独王继才数度沧桑,他猝然地死去,却没有老过。这个从惶惑和动摇走向坚定的信仰者,这个彻底的奉献者,孤独地存在于陆地之外,也在时间之外。

  主演刘烨为了“王继才”这个角色,付出良多,在海岛上受日晒风吹,像真正的海岛民兵那样,皮肤皲裂黝黑,满身是蚊虫咬出的坑坑洼洼,脸上身上没一处皮肤是好的。最难得他以赤子的热情,演出了一种似乎与时代脱节的傻气和耿直,把无私演出感人至深的信服力。这种信服力在于,后来人即便无法在精神层面理解这个角色,但仍然会被强烈地触动。就像张一山扮演的受过王继才救命之恩的少年,曾在岛上短暂地陪伴过这位大哥,他很快离开,却感念至深,若干年后他在外面的世界飞黄腾达,在重访故地时说出:“我无法成为你,但我敬重你。”

  这也是影片整体叙事的一个重要特色——剧作、视听和表演,每个环节注重的是对这个角色外部痕迹的刻画,不贸然向人物内部刺探,不解释、不妄议主角内在的精神世界。这个孤独又执著的人,一次次在人生选择的三岔口,为什么选择坚守,而非离开?在时代的语境里,在时代的滤镜下,旁观者对此也许有各自的理解和困惑。但是,看着王继才在布满岩石的小岛上踢正步、舞国旗,敏感的观众能体会到,在这些看似单纯、执拗、甚至傻气的行为背后,存在着一部剧情片所无法展开的复杂的精神光谱。

  整部影片最意味深长的段落是王继才被评为时代楷模、成为“网红”后,人们蜂拥去探视这位“岛主”,或大或小的渡船远远环着孤岛,所有人向着海岛的方向敬礼致意。这是最热闹的时刻,也是最孤独的时刻,人们朝着一座精神堡垒致敬,却没有一个人能登陆并进入这座堡垒。(柳青)

  研究过十几万只蚊子的他,一直有个问题萦绕在心头:为何它们能将病毒传播得如此之快。蚊子可以快速传播疟疾、登革热、脑炎等疾病,短短半年就能让一个城市疫情横行。全球经由蚊子传播的病毒每年甚至可导致十亿人感染。

  这艘“种子方舟”设计库容3万份,目前已入库保存华中地区药用植物种质资源3000余份,涉及500多种药用植物。

  发展数字经济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新经济战略选择。近年来,江苏实施推进数字乡村建设“五大行动”,截至2021年底,江苏光纤宽带和4G网络已实现深度覆盖,农村宽带接入用户数量超1500万户,同比增长10.2%,居全国第一。

  7月7日,记者从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获悉,国际期刊《细胞》子刊《细胞通讯》5日在线发表该院刘冰/王亚文教授团队在噬菌体抑菌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揭示了其首次发现的噬菌体编码细菌糖代谢通路的抑制蛋白并为其自主命名:PEIP。

  天空中绝大多数发光的天体都是恒星,恒星中大约一半位于双星系统,而双星共有包层演化阶段可以比作宇宙中的“双黄蛋”。

  文昌位于海南省东北部,紧邻省会海口,东、南、北三面临海,优美绵长的海岸线让这个城市处处充满了风景和故事。2016年,曾经在西藏开民宿的祝影和丈夫回到文昌龙楼,开了这家名为“云卷云舒”的民宿,过上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闲适日子。但让祝影选择文昌的,不仅是这里的美景,更是一个与星辰大海有关的机遇。

  日前,科技部等发布《关于做好科研助理岗位开发和落实工作的通知》,要求统筹推进科技研发、高新技术企业成长、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和科研助理岗位开发工作,发挥科技计划和创新基地平台依托单位的引领作用,大幅增加科研助理岗位数量。

  国家航天局发布的消息显示,截至6月29日,“天问一号”任务环绕器正常飞行706天,获取了覆盖火星全球的中分辨率影像数据,各科学载荷均实现火星全球探测。

  7月5日,在中国气象局例行发布会上,中国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副司长王亚伟通报,6月全国平均降水量112.1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9.1%;吉林、辽宁、山东降水量为历史同期最多。

  最近,我国慧眼卫星团队在编号为Swift J0243.6+6124的中子星X射线千电子伏的回旋吸收线,其对应的中子星表面磁场强度超过16亿特斯拉。相关研究成果在线发表于《天体物理杂志通讯》。

  近日,中央宣传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印发《关于开展2022年“最美医生”学习宣传活动的通知》

  “慧眼”卫星团队最近在编号为Swift J0243.6+6124的中子星X射线千电子伏的回旋吸收线亿特斯拉的中子星表面磁场。

  作为南水北调后续工程首个开工项目,引江补汉工程是全面推进南水北调后续工程高质量发展、加快构建国家水网主骨架和大动脉的重要标志性工程。

  三叠纪末(约2亿年前)生物大灭绝事件是地质历史上五大生物集群灭绝事件之一,但恐龙却幸运地避过了这一劫难,并称霸侏罗纪和白垩纪世界。

  社会的复杂化意味着,在中心聚落或城市会出现大量不从事农业生产的工匠、商人、士兵、统治阶层等非农业人口。那么,什么样的农业策略可以生产足够的粮食来供养这些非农业人口?

  记者4日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获悉,由该院805所自主研制、配置于长征二号丁遥六十四运载火箭载荷舱上的离轨系统,于6月26日在轨顺利展开离轨帆装置。这是目前国内面积最大的离轨帆产品,也是国际上首次将离轨帆应用于运载火箭舱段。

  启动车床,一个小小的易拉罐在主轴上飞速转动。在车刀与易拉罐接触的刹那,飞舞的丝屑带着表面喷漆一点点剥落,而光滑的罐体却完整无缺。

  日前,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为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内40个管护站配备50台巡护无人机,建立祁连山国家公园首支无人机管护队伍。

  日前,吉林大学考古学院蔡大伟教授团队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姜雨教授团队在马属动物古DNA研究领域取得重要进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