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于社区的老派照相馆定格了青春与记忆 还有许多寻常百姓的故事

每座城市,都会有这样一家店,聚集人间最浓的市井烟火气息。在那里,藏着人们真正的生活。在这里售卖的不是物件,而是不同人对生活方式的理解。老百姓自己演自己的民生故事,聊人间烟火,这一丝丝流露出来的温暖都显得无比珍贵。

即日起,本网推出《温暖的店》探店人物故事系列,呈现发掘宁波藏在犄角旮旯里“温暖的店”,讲述它们背后一个个温情温暖的奋斗小人物和家庭故事。

在电影《重返二十岁》中,迟暮之年的女主人公走进“青春照相馆”,重回年轻时光。现实中,虽没有重返20岁的时光机器,却有可以“留住”青春的照相馆。

住在鄞州明楼街道明东社区附近的街坊对新天地照相馆并不陌生,许多街坊人生中的第一张“大头照”(证件照)就是在这里拍摄的。照相馆开业至今已有18年,是这一带老派的照相馆之一。

这家照相馆约摸只有10平方米的店面,店铺不大,店内设施也已稍显陈旧,玻璃门上简约粗暴的两个大字“照相”倒是格外引人注目。进门后,一张小门帘隔断开休息间和摄影棚,摄影棚里只有简约的一块蓝布、一盏大灯,一看就是“老字号”。

这家店的店主是一对姓齐的夫妻,台州天台人。因为同是天台的老乡会拍照,丈夫跟着老乡学,妻子跟着丈夫学。2003年,学会了拍照的这对小夫妻怀着创业梦想从老家来到宁波,租下了在社区大门口边的这家门面,开起了照相馆。

“时间太久,我都忘记了为什么取名叫新天地,可能是希望借借大上海的洋气吧!毕竟那时候背着照相机的女摄影师不多的,咔嚓咔嚓,很帅的!”相对于男店主,这家照相馆的女店主更擅长聊天。

坐在木头制的小板凳上,她回忆刚来宁波那会儿,20岁都不到,正是大好青春,而现在一晃已经39岁了。“来宁波前在老家的工厂计件做灯泡,每天朝九晚五,日子过厌烦了。当时一想到来宁波闯闯,还是很期待的。”却不曾想,来后便未走,在这里的街面一扎根就是18年,街坊对她的称呼也从“小齐”变成了“齐姐”。

门面小小的照相馆像是一个宝藏匣子,一打开就有无数快乐回忆涌出,模糊但真切。

“有一次跑进来一个小伙子,我看着眼熟。原来他很早以前在店里拍过证件照,但现在搬家了。那天他从老远开车过来,想着我们这里价格不贵,还拍得挺好,想再拍一次寄给远方的女朋友。”

“有一对老夫妻,90多岁的老人坐着轮椅,老伴推着过来的。老伴帮他捋好耳边的银发,嘱咐他不要那么严肃,几次都没逗笑,不得已老伴使出杀手锏,像年轻人一样开口喊了茄子。”

“暑假期间来拍证件照的孩子最多。家长总会自豪地说,我们家的谁谁这次舞蹈(画画)考几级,请帮我们拍得漂亮一点。”

出于职业特性,通常都是客人愿意说多少,她就听多少。虽然大多是一面之缘,但多年照片拍下来,这一张张老照片定格了转瞬即逝的时间,也激活了可能逐渐被遗忘的故事。她从客人表情的细微变化中,总能瞬间掌握到他们的幸福密码。

“当然也有拍了照片没来取的,我想应该是他们搬家了,或者忘记了吧,挺正常的。”如果是这样,她总是会把照片存放起来,静待它的主人前来的那一天。

这10多年来,这对夫妻总很忙,每天早上8点开门,晚上9点多才关门。一年到头,只有过年放假正月初一到十五。

忙着给别人拍照片,自己家人却鲜有全家福。2015年的夏天,带着丈夫和两个女儿,她到表姐家的照相馆拍了一张全家福。“到表姐家的照相馆十多分钟路程。”这是她第一次很正式穿上了礼服,画了淡妆。只记得那天,天特别蓝,风特别柔,孩子们坐在沙发上笑得特别纯真。“那是我们家唯一一张全家福,特别珍贵。”

从黑白到彩色、胶片到数码,时代在飞速发展,摄影的技术和设备也在不断变化。在手机或相机几乎人手一台的今天,老照相馆更是面临着日益严峻的挑战。之前还会有老顾客找他们拍艺术照,主要是信任夫妻俩的技术。但如今老式的照相馆在婚纱、写真等摄影方面都没有商业竞争力,她便只想把证件照做精、做优。这行当慢慢呈衰落趋势,有时她回老家过年,总会听到很多开照相馆的老乡转行了,也成功了。在祝贺之余,也蓦然生出怅然之感。

但总有人是念旧的。住在附近的黄阿姨今年65岁了,退休的时候需要证件照,她就在这里拍的,现在外孙女的证件照也都在这里拍。“没什么特别原因,一是她技术好,二是老照相馆总让我觉得温馨。”

谢先生恰巧来取照片,他在这个小区住了10多年,每次需要照片就会直奔这里。“现在流行拍海马体,但我觉得还是这里拍照舒适方便,或许有一种情感延续吧。”

“那你坐好!头往左边倾一点,下巴收一点。对了,就这样。”咔嚓咔嚓,她给记者拍了证件照。

“如今电子产品发达,我们没想过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吧,努力让我们的店继续为老街坊们服务下去。”她说。

10年、20年、30年或许更久,在平时注意不到的角落,像这样的老照相馆依然默默坚守。时代虽然在变,老照相馆的温情却未曾改变。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每座城市,都会有这样一家店,聚集人间最浓的市井烟火气息。在那里,藏着人们真正的生活。在这里售卖的不是物件,而是不同人对生活方式的理解。老百姓自己演自己的民生故事,聊人间烟火,这一丝丝流露出来的温暖都显得无比珍贵。

即日起,本网推出《温暖的店》探店人物故事系列,呈现发掘宁波藏在犄角旮旯里“温暖的店”,讲述它们背后一个个温情温暖的奋斗小人物和家庭故事。

在电影《重返二十岁》中,迟暮之年的女主人公走进“青春照相馆”,重回年轻时光。现实中,虽没有重返20岁的时光机器,却有可以“留住”青春的照相馆。

住在鄞州明楼街道明东社区附近的街坊对新天地照相馆并不陌生,许多街坊人生中的第一张“大头照”(证件照)就是在这里拍摄的。照相馆开业至今已有18年,是这一带老派的照相馆之一。

这家照相馆约摸只有10平方米的店面,店铺不大,店内设施也已稍显陈旧,玻璃门上简约粗暴的两个大字“照相”倒是格外引人注目。进门后,一张小门帘隔断开休息间和摄影棚,摄影棚里只有简约的一块蓝布、一盏大灯,一看就是“老字号”。

这家店的店主是一对姓齐的夫妻,台州天台人。因为同是天台的老乡会拍照,丈夫跟着老乡学,妻子跟着丈夫学。2003年,学会了拍照的这对小夫妻怀着创业梦想从老家来到宁波,租下了在社区大门口边的这家门面,开起了照相馆。

“时间太久,我都忘记了为什么取名叫新天地,可能是希望借借大上海的洋气吧!毕竟那时候背着照相机的女摄影师不多的,咔嚓咔嚓,很帅的!”相对于男店主,这家照相馆的女店主更擅长聊天。

坐在木头制的小板凳上,她回忆刚来宁波那会儿,20岁都不到,正是大好青春,而现在一晃已经39岁了。“来宁波前在老家的工厂计件做灯泡,每天朝九晚五,日子过厌烦了。当时一想到来宁波闯闯,还是很期待的。”却不曾想,来后便未走,在这里的街面一扎根就是18年,街坊对她的称呼也从“小齐”变成了“齐姐”。

门面小小的照相馆像是一个宝藏匣子,一打开就有无数快乐回忆涌出,模糊但真切。

“有一次跑进来一个小伙子,我看着眼熟。原来他很早以前在店里拍过证件照,但现在搬家了。那天他从老远开车过来,想着我们这里价格不贵,还拍得挺好,想再拍一次寄给远方的女朋友。”

“有一对老夫妻,90多岁的老人坐着轮椅,老伴推着过来的。老伴帮他捋好耳边的银发,嘱咐他不要那么严肃,几次都没逗笑,不得已老伴使出杀手锏,像年轻人一样开口喊了茄子。”

“暑假期间来拍证件照的孩子最多。家长总会自豪地说,我们家的谁谁这次舞蹈(画画)考几级,请帮我们拍得漂亮一点。”

出于职业特性,通常都是客人愿意说多少,她就听多少。虽然大多是一面之缘,但多年照片拍下来,这一张张老照片定格了转瞬即逝的时间,也激活了可能逐渐被遗忘的故事。她从客人表情的细微变化中,总能瞬间掌握到他们的幸福密码。

“当然也有拍了照片没来取的,我想应该是他们搬家了,或者忘记了吧,挺正常的。”如果是这样,她总是会把照片存放起来,静待它的主人前来的那一天。

这10多年来,这对夫妻总很忙,每天早上8点开门,晚上9点多才关门。一年到头,只有过年放假正月初一到十五。

忙着给别人拍照片,自己家人却鲜有全家福。2015年的夏天,带着丈夫和两个女儿,她到表姐家的照相馆拍了一张全家福。“到表姐家的照相馆十多分钟路程。”这是她第一次很正式穿上了礼服,画了淡妆。只记得那天,天特别蓝,风特别柔,孩子们坐在沙发上笑得特别纯真。“那是我们家唯一一张全家福,特别珍贵。”

从黑白到彩色、胶片到数码,时代在飞速发展,摄影的技术和设备也在不断变化。在手机或相机几乎人手一台的今天,老照相馆更是面临着日益严峻的挑战。之前还会有老顾客找他们拍艺术照,主要是信任夫妻俩的技术。但如今老式的照相馆在婚纱、写真等摄影方面都没有商业竞争力,她便只想把证件照做精、做优。这行当慢慢呈衰落趋势,有时她回老家过年,总会听到很多开照相馆的老乡转行了,也成功了。在祝贺之余,也蓦然生出怅然之感。

但总有人是念旧的。住在附近的黄阿姨今年65岁了,退休的时候需要证件照,她就在这里拍的,现在外孙女的证件照也都在这里拍。“没什么特别原因,一是她技术好,二是老照相馆总让我觉得温馨。”

谢先生恰巧来取照片,他在这个小区住了10多年,每次需要照片就会直奔这里。“现在流行拍海马体,但我觉得还是这里拍照舒适方便,或许有一种情感延续吧。”

“那你坐好!头往左边倾一点,下巴收一点。对了,就这样。”咔嚓咔嚓,她给记者拍了证件照。

“如今电子产品发达,我们没想过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吧,努力让我们的店继续为老街坊们服务下去。”她说。

10年、20年、30年或许更久,在平时注意不到的角落,像这样的老照相馆依然默默坚守。时代虽然在变,老照相馆的温情却未曾改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